Katana

The Park个人向剧情分析

看完c菌直播过来的,好悲伤的故事,而且相当隐晦,到处都是伏笔和线索,看直播的时候只顾着害怕了没仔细看,后来就有点看不懂了,到底谁杀了Callum?金花鼠到底是谁?畸形人是什么?真相果然够残忍的。女主某一人格是相当自私不成熟的,而且脆弱。也许精神分裂症的人本来就很脆弱吧,真的不适合带孩子啊我想说……

Mostella:

【起因】


       前两天一朋友突然说要向我推荐一部叫做The Park的游戏,于是我就看着他直播通关并当了一晚上的翻译(我竟然通宵学习英语,真努力!)。然而由于我们英语水平都不佳,只能勉强理解大致意思,外加故事本身晦涩难懂,所以即使花了一晚上通关了,我们也都没懂这个游戏究竟讲了一个怎样的故事。


       于是我们俩又去steam的游戏讨论区翻了翻,玩家们大都在说游戏的表现方面非常出色,或是这个游戏不好(据说是"年度最恐怖独立游戏",似乎获得了极高的评价,也是朋友自称去买该游戏的原因,虽然我坚持认为他是因为该游戏打折了才买的)。接着他又去百度上寻找,却没找到什么有用的信息(由此我开始怀疑那个头衔的真实性……),最后他去谷歌了一番,但是The Park这两个单词,实在是太太太太常见了,难以找到相关条目。


       最终我在空间开玩笑地嚎了一嗓子:“所以有小伙伴买了那个正在打折的该死的The Park吗?What fucking story is it about?我TM通关了没懂特地跑去steam评论区找剧情解析,结果都是说这游戏好或者不好的,我可以理解为你们其实都没懂这个故事吗?!”有位学弟评论说B站的C君有做实况(C菌全流程实况视频),我遂前去看完了2P,混着弹幕的观点与C君的贴心翻译(虽然不全)大致整理出如下剧情(仍旧不完善,欢迎补充与指错):


【正文】


        游戏主要讲述剧情的方式是:在公园各处找到的报纸、报告、信件等文件(其中有一人(疑似Nathaniel Winter)的独白是撕边白纸、右侧切割、手写体的格式)、女主Lorraine在路上的独白,以及其他(山洞里的投影故事、最后的剧情等)。


       故事分为两条线路:女主角Lorraine的故事,Nathaniel Winter与Atlantic Island Park的故事。


【Lorraine的故事】


       让我们按照时间线整理:


       女孩Lorraine的父母婚姻出现矛盾,于是两人离婚,父亲带着Lorraine离开母亲。多年后长大的Lorraine回到此地,在Susie's Diner这个餐馆打工时,与游乐园的工人Donald结识并相恋。Lorraine怀孕三个月时(两人可能还未结婚),Donald在维修公园的摩天轮时因吊绳断裂,意外身亡(Lorraine乘坐摩天轮时的独白)。


       于是Lorraine被深爱之人的死亡所打击,最终患上产前抑郁症。在她生下儿子Callum后,Callum被移交至福利院,医院开始对Lorraine进行治疗(其中包括电击治疗,从游戏中碰碰车场景的剧情与鬼屋地下发现的文件可以得知)。Lorraine的病情似乎的确逐渐转好,并曾恢复一段时间的正常(鬼屋地下的文件提到她可以回到Susie's Diner工作、归还Callum的抚养权,镇上一位叫做Norma Creed的女性愿意在她工作时照看Callum等)


       但好景不长,Lorraine的父亲相当贫穷,除此之外,Donald的遗产第一继承人是他的父母,他们拒绝将遗产分给Lorraine(鬼屋地下发现的文件)。Lorraine的母亲亦因为当年Lorraine追随父亲离去伤透了她的心,拒绝与Lorraine恢复关系,且不愿意见见自己的外孙Callum(实际上,当年是Lorraine的父亲强行带走了Lorraine,从鬼屋地下母亲Karen写给Lorraine的信与Lorraine在上面所写的红字“I didn't ran away father took me”得知)。于是Lorraine陷入了极度贫穷的境地(鬼屋地下停电通知单),毫无疑问这使得她再次陷入抑郁。


       这次的病症相当严重,可能使得她出现了精神分裂。悲惨的人生使她绝望,并部分迁怒在Callum身上(Lorraine在Park中的一部分独白可以得知),她甚至曾伤害Callum而不自知,Callum也日渐害怕她且不愿与她说话(线索仍旧是Park中的某处独白)。这段剧情做得相当不错,游戏中对应部分是鬼屋地下,场景是Lorraine的家的模样,每下一层便过去一段时间,Lorraine的病情也就加重一分,shopping list从最初的日常买菜、送Callum上下学、买Atlantic Island Park的门票等,逐渐混入了治疗抑郁症的药物,到最后全都写满了药物与"No one loves you, Callum is not who he was"的绝望话语。Callum送给母亲的画着爱心与写着"I love you mother"的纸张也逐渐被撕毁。


       就在一切都不会好起来的悲恸之中,Lorraine最终害死了Callum(最终Lorraine在游乐园里找到了Callum的画面可以得知),但她自己似乎仍旧没有意识到。她也许被带到了警局,然后她陷入了幻觉中的游乐园,即游戏的开始。她在游乐园里寻找自己的儿子Callum,慢慢接触真相,看到了被父母抛弃的兄妹杀死巫婆的故事,遇到了游乐园里的畸形人和Chad the Chipmunk。


【Atlantic Island Park与Nathaniel Winter】


       公园里的各种报纸与某人(推测为Nathaniel本人)所写的独白可以推论出以下:


       Nathaniel Winter是一位相当富裕的老人,出于某种目的,他买下了所罗门群岛上的这一块土地(在女主Lorraine所在的镇上),并建造了一所游乐园(Atlantic Island Park)。此举惊动了华尔街,他们认为在那样的乡下地方建造游乐园是不明智之举,那里并非游人络绎不绝的旅游胜地,不可能带来收益。但Winter似乎有着自己的打算,一位匿名工程师对报社透露,Winter在建造游乐园时在下方进行挖掘,那些空间太小了,不足以放入机器,就像是Winter在寻找土地下的某种东西似的(从Park中的某张报纸可以得知)。


       公园很快就开业了。Winter本人所写的独白里可以看出,这个小镇上的人们非常迷信,他本人似乎也是冲着这里——所罗门群岛的神秘力量而来。小镇上曾有一位名为Archie Henderson的人,此人曾犯下某种事,使得镇民把他当做禁忌,甚至连提起名字也不允许。Winter非常有自信自己不会犯下Henderson的错误,他多次提到自己正按照计划进行、建造某种Machines。这个计划是某个组织向他提供的,而他逐渐发现自己被那个组织所愚弄,并在计划缺失时自己调查Henderson,溯源至一个叫做Brooklyn的地方,最终找到了计划缺失的部分。(讽刺的是,此举似乎正将他引向成为第二个Henderson的路上)


       他在Machines起作用时欣喜若狂,说“This could be the doorway to immortality, and such doorways open only to those who have the will to find the key.”据此本人猜测Winter所追求的是immortality,即永生。其实这句话也可以被理解为他追求某种形式的永恒(比如载入史书一类的永垂不朽),但个人结合全剧情来看更倾向于翻译为永生,毕竟一个极度富裕的老人,所缺乏的似乎也只有寿命了吧?如有不同观点,欢迎讨论。


       但是此时,异象环生。首先是一位名为Steve的员工穿着玩偶服装、装扮成公园的吉祥物Chad the Chipmunk(花栗鼠Chad),并对这套服装异常着迷,甚至在非工作日时也穿着它。曾有员工抱怨Steve穿着服装路过时有一种像是死尸的臭味,总管与Steve谈话后也未果,一切都没有改变。


       玩家第一次见到Chad the Chipmunk的画板时,会有一块告示板说明Chad在何时会在何处表演,其上有手写体写了一首诗:



       此诗与女主Lorraine在罹患抑郁症后有着如出一辙的自嘲与颓废。


       随后公园里发生多起意外事故,包括:Lorraine的情人Donald在高空作业时意外身亡(推测是公园开业之前)、Norma Creed的目击报告(Chad the Chipmunk制作一个诡异的冰雕并受到嘲弄,于是Chad发疯似的将嘲弄他的那个孩子按在地上,用冰雕的刀刺他、将眼珠放在冰雕上)(此案件中Norma与丈夫以及“boys”们在一起,对boys的推测可能是夫妻俩拥有多于一位的儿子,但联系之前的Norma Creed代替Lorraine照顾Callum,可以推测boys中可能有一人是Callum,即Callum可能目击了这一事件……虽然我并没有发现这一点有什么意义:3)、Lawrence Creed的目击报告(运送碰碰车的卡车货带断裂,倾泻而下的碰碰车压碎一人。卡车司机称自己看见了某个黑影,但其他人都未看见,最终司机的尿检结果表明他吸毒。该报告末尾还说明此镇人民非常迷信,有些员工在此事件后拒绝工作,直到有神职人员前来做了法事。另外,Lawrence Creed即是另一目击报告的证人Norma Creed的丈夫,同样不知此点有何意义)、Cotton Candy后发现孩童碎尸(尚未破案,此案曾震惊了整座镇)。


       因此,政府派来检察员对整个游乐园进行评估,最终结果是公园不适合开下去,于是公园就此关闭。Winter写道:


My machines lie silent and dejected, but I am not beaten.


I have sent my wife and son back to Boston, and I have retreated here, to the House of Horrors.


I must think.


       可知最终Winter来到了鬼屋,即女主Lorraine最终前往的地方。在最底层玩家可以找到这样一张纸条:



       这不禁令人联想到之前Cotton Candy后发现的孩童碎尸。另外,此独白与之前所有的独白都是同一格式、同一字体(撕边白纸、右侧切割、手写体),所以无论写作者是否是Nathaniel Winter(姑且认为他是),至少这里的写作者与购买土地、建设游乐园的是同一个人。


【结局】


        在看见这张纸条、拿起一本最初乘船时看见的格林童话之后,女主Lorraine走向了书架后的隐藏门,并在其中找到了躺在平板上的儿子Callum。Lorraine冲进其中的镜头里,玩家可以看见藏在房间角落的Chad the Chipmunk。


       与此同时,Lorraine来到Callum身边,发现手中赫然多出了冰雕用的锥子,她颤抖着手举向Callum的头顶,在游乐园中一直出现的畸形人握着她的手。一开始我以为是畸形人强行让Lorraine杀死Callum,经弹幕提醒,我才发现这里其实是Lorraine想要杀死孩子,而畸形人是在阻止她。最终畸形人放弃并松开手,伴随着狰狞的表情,Lorraine下手刺了下去。


【疑点】


       1、Lorraine的抑郁症精神世界为什么会和Nathaniel Winter的游乐园联系在一起?她与游乐园的联系是在同一镇上,因此她知道游乐园内发生的一切事故并不奇怪,但为什么Nathaniel Winter建设游乐园的故事、Chad the Chipmunk的故事也会出现在她的精神世界里?依照故事中已有的角色,与Lorraine有关的男性角色只有父亲与Donald两位,但Donald已死,而贫穷的父亲绝非Nathaniel Winter。所以Lorraine和Nathaniel Winter究竟是什么关系?


       2、Chad the Chipmunk与Nathaniel Winter的关系。当玩家在游乐园里看到Cotton Candy碎尸案报告后,场景某处会出现一具孩童尸体。前去查看后,玩家后退时会发现无法移动,转身就会看到突然出现又消失的Chad the Chipmunk(顺便一提,这里被朋友称赞这个演出设计相当好:3)。Chad这个角色在整个剧情里非常神秘,首先这套制服里的人是一位名为Steve的员工,其次他的犯罪对象均是孩童。最后玩家找到Callum的时候,他明显是躺在最后撕碎的纸条所叙述的Nathaniel Winter的machines的板上,那么为什么Chad会出现在那里?


       3、畸形人。弹幕将此人称为巫婆,因为他的外表太像巫婆了,带着高帽全身黑衣,奇怪的手指等。他在游戏中操控了所有Lorraine乘坐的游乐设施,并与Lorraine在过山车上有过一段对话(L指Lorraine,G指畸形人):


L: What do you want?


G: We need to talk about Callum.


L: What do you mean? What have you done to him?


G: I? That's insulting. You and your boy are everything that this place doesn't want——the antithesis of what we stand for.


L: Where is Callum?


G: The poor child, he tried so hard to do what he was taught. He even left you a trail of breadcrumbs, but the park is so hungry.


L: Tell me where my son is.


G: The witch has him now, has both of you. No happy ending here, I'm afraid.


       据此我推测畸形人不是所谓的巫婆,更因为之后Lorraine的独白,其实整个故事中的巫婆与母亲是同一人,即她自己。那么,这个畸形人是谁?我怀疑是被machines作用后的Nathaniel Winter,然而无法证明也说不通剧情:3求指导。


       4、Lorraine害死Callum的方式。无论是开头还是结尾,都有一位不知是警官还是心理医生的男性角色出现对Lorraine说:"Don't blame yourself Lorraine, people lose things all the time. Take a deep breath and think about the last place you saw your son."(开头处为了配合精神世界,最后一句是“the last place you saw your son's teddy bear”,还被C菌吐槽丢个熊至于么233)


       我认为假设Lorraine是如精神世界结尾那样亲手用冰雕锥子刺死Callum,对方不会这么问。这种问法更多的像是:


(1)Callum失踪了,警官安慰Lorraine并询问她最后看见Callum的地方。此种情况可能是Lorraine自己将Callum遗弃在了游乐园里,是她主动去害儿子(就像童话中的那样,她既是母亲又是巫婆)。


(2)Callum死了,警官安慰Lorraine并询问她最后看见Callum的地方,为了调查Callum的死亡过程。Callum可能是死在了Chad the Chipmunk手中,也有可能是Nathaniel Winter的machines里,那么Lorraine的一切只是在为自己没有保护好Callum而自责。


(3)在Lorraine主动将Callum遗弃后,Callum死在了游乐园中。请结合以上两条推测来考虑这一条。


【结尾】


       写到这里我本人已经头晕眼花了……所以可能分析得非常凌乱。此篇一是自己整理,二是抛砖引玉,欢迎更多观点的交流。通宵一晚上还不懂这游戏,我实在是不甘心……

评论

热度(7)

  1. KatanaMostella 转载了此文字
    看完c菌直播过来的,好悲伤的故事,而且相当隐晦,到处都是伏笔和线索,看直播的时候只顾着害怕了没仔细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