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tana

最近看了杀戮跟踪感觉超级棒啊,尚宇帅到怀孕啊!范恩的心理变化也很有意思。。。。
-来,跟欧巴一起牢底坐穿吧?
-我愿意!!!
还有本以为要等到七月才会更新的sense8结果五月就要更了,还有进巨。。。一本满足。。。

THE PARK 游乐园惊魂

人要如何在恐惧中还喜欢着某种事物?Callum一方面害怕伤害自己的妈妈,一方面又爱着和依赖着温柔照顾自己的妈妈。

育碧上的海鸥子:

C君最近录了一个很有意思的视频(所以我在这里先写个开头,我是不会弃这个坑的_(:_」∠)_)




最近看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恐怖游戏,非常有意思,推荐大家去玩,于是我想到了把这个写文一定特别有意思所以就刷下存在感证明我还活着。




P1游乐园惊魂

 

  “游乐园的大门总是给人很奇怪的感觉,它仿佛是一条将现实世界和里世界的分割线,卡勒姆回到游乐园里也不足为奇了......”




  “妈妈这就来救你,卡勒姆!”




  “我的儿子,卡勒姆。他喜欢这个主题公园,人要如何在恐惧中还喜欢着某样事物?”



The Park个人向剧情分析

看完c菌直播过来的,好悲伤的故事,而且相当隐晦,到处都是伏笔和线索,看直播的时候只顾着害怕了没仔细看,后来就有点看不懂了,到底谁杀了Callum?金花鼠到底是谁?畸形人是什么?真相果然够残忍的。女主某一人格是相当自私不成熟的,而且脆弱。也许精神分裂症的人本来就很脆弱吧,真的不适合带孩子啊我想说……

Mostella:

【起因】


       前两天一朋友突然说要向我推荐一部叫做The Park的游戏,于是我就看着他直播通关并当了一晚上的翻译(我竟然通宵学习英语,真努力!)。然而由于我们英语水平都不佳,只能勉强理解大致意思,外加故事本身晦涩难懂,所以即使花了一晚上通关了,我们也都没懂这个游戏究竟讲了一个怎样的故事。


       于是我们俩又去steam的游戏讨论区翻了翻,玩家们大都在说游戏的表现方面非常出色,或是这个游戏不好(据说是"年度最恐怖独立游戏",似乎获得了极高的评价,也是朋友自称去买该游戏的原因,虽然我坚持认为他是因为该游戏打折了才买的)。接着他又去百度上寻找,却没找到什么有用的信息(由此我开始怀疑那个头衔的真实性……),最后他去谷歌了一番,但是The Park这两个单词,实在是太太太太常见了,难以找到相关条目。


       最终我在空间开玩笑地嚎了一嗓子:“所以有小伙伴买了那个正在打折的该死的The Park吗?What fucking story is it about?我TM通关了没懂特地跑去steam评论区找剧情解析,结果都是说这游戏好或者不好的,我可以理解为你们其实都没懂这个故事吗?!”有位学弟评论说B站的C君有做实况(C菌全流程实况视频),我遂前去看完了2P,混着弹幕的观点与C君的贴心翻译(虽然不全)大致整理出如下剧情(仍旧不完善,欢迎补充与指错):


【正文】


        游戏主要讲述剧情的方式是:在公园各处找到的报纸、报告、信件等文件(其中有一人(疑似Nathaniel Winter)的独白是撕边白纸、右侧切割、手写体的格式)、女主Lorraine在路上的独白,以及其他(山洞里的投影故事、最后的剧情等)。


       故事分为两条线路:女主角Lorraine的故事,Nathaniel Winter与Atlantic Island Park的故事。


【Lorraine的故事】


       让我们按照时间线整理:


       女孩Lorraine的父母婚姻出现矛盾,于是两人离婚,父亲带着Lorraine离开母亲。多年后长大的Lorraine回到此地,在Susie's Diner这个餐馆打工时,与游乐园的工人Donald结识并相恋。Lorraine怀孕三个月时(两人可能还未结婚),Donald在维修公园的摩天轮时因吊绳断裂,意外身亡(Lorraine乘坐摩天轮时的独白)。


       于是Lorraine被深爱之人的死亡所打击,最终患上产前抑郁症。在她生下儿子Callum后,Callum被移交至福利院,医院开始对Lorraine进行治疗(其中包括电击治疗,从游戏中碰碰车场景的剧情与鬼屋地下发现的文件可以得知)。Lorraine的病情似乎的确逐渐转好,并曾恢复一段时间的正常(鬼屋地下的文件提到她可以回到Susie's Diner工作、归还Callum的抚养权,镇上一位叫做Norma Creed的女性愿意在她工作时照看Callum等)


       但好景不长,Lorraine的父亲相当贫穷,除此之外,Donald的遗产第一继承人是他的父母,他们拒绝将遗产分给Lorraine(鬼屋地下发现的文件)。Lorraine的母亲亦因为当年Lorraine追随父亲离去伤透了她的心,拒绝与Lorraine恢复关系,且不愿意见见自己的外孙Callum(实际上,当年是Lorraine的父亲强行带走了Lorraine,从鬼屋地下母亲Karen写给Lorraine的信与Lorraine在上面所写的红字“I didn't ran away father took me”得知)。于是Lorraine陷入了极度贫穷的境地(鬼屋地下停电通知单),毫无疑问这使得她再次陷入抑郁。


       这次的病症相当严重,可能使得她出现了精神分裂。悲惨的人生使她绝望,并部分迁怒在Callum身上(Lorraine在Park中的一部分独白可以得知),她甚至曾伤害Callum而不自知,Callum也日渐害怕她且不愿与她说话(线索仍旧是Park中的某处独白)。这段剧情做得相当不错,游戏中对应部分是鬼屋地下,场景是Lorraine的家的模样,每下一层便过去一段时间,Lorraine的病情也就加重一分,shopping list从最初的日常买菜、送Callum上下学、买Atlantic Island Park的门票等,逐渐混入了治疗抑郁症的药物,到最后全都写满了药物与"No one loves you, Callum is not who he was"的绝望话语。Callum送给母亲的画着爱心与写着"I love you mother"的纸张也逐渐被撕毁。


       就在一切都不会好起来的悲恸之中,Lorraine最终害死了Callum(最终Lorraine在游乐园里找到了Callum的画面可以得知),但她自己似乎仍旧没有意识到。她也许被带到了警局,然后她陷入了幻觉中的游乐园,即游戏的开始。她在游乐园里寻找自己的儿子Callum,慢慢接触真相,看到了被父母抛弃的兄妹杀死巫婆的故事,遇到了游乐园里的畸形人和Chad the Chipmunk。


【Atlantic Island Park与Nathaniel Winter】


       公园里的各种报纸与某人(推测为Nathaniel本人)所写的独白可以推论出以下:


       Nathaniel Winter是一位相当富裕的老人,出于某种目的,他买下了所罗门群岛上的这一块土地(在女主Lorraine所在的镇上),并建造了一所游乐园(Atlantic Island Park)。此举惊动了华尔街,他们认为在那样的乡下地方建造游乐园是不明智之举,那里并非游人络绎不绝的旅游胜地,不可能带来收益。但Winter似乎有着自己的打算,一位匿名工程师对报社透露,Winter在建造游乐园时在下方进行挖掘,那些空间太小了,不足以放入机器,就像是Winter在寻找土地下的某种东西似的(从Park中的某张报纸可以得知)。


       公园很快就开业了。Winter本人所写的独白里可以看出,这个小镇上的人们非常迷信,他本人似乎也是冲着这里——所罗门群岛的神秘力量而来。小镇上曾有一位名为Archie Henderson的人,此人曾犯下某种事,使得镇民把他当做禁忌,甚至连提起名字也不允许。Winter非常有自信自己不会犯下Henderson的错误,他多次提到自己正按照计划进行、建造某种Machines。这个计划是某个组织向他提供的,而他逐渐发现自己被那个组织所愚弄,并在计划缺失时自己调查Henderson,溯源至一个叫做Brooklyn的地方,最终找到了计划缺失的部分。(讽刺的是,此举似乎正将他引向成为第二个Henderson的路上)


       他在Machines起作用时欣喜若狂,说“This could be the doorway to immortality, and such doorways open only to those who have the will to find the key.”据此本人猜测Winter所追求的是immortality,即永生。其实这句话也可以被理解为他追求某种形式的永恒(比如载入史书一类的永垂不朽),但个人结合全剧情来看更倾向于翻译为永生,毕竟一个极度富裕的老人,所缺乏的似乎也只有寿命了吧?如有不同观点,欢迎讨论。


       但是此时,异象环生。首先是一位名为Steve的员工穿着玩偶服装、装扮成公园的吉祥物Chad the Chipmunk(花栗鼠Chad),并对这套服装异常着迷,甚至在非工作日时也穿着它。曾有员工抱怨Steve穿着服装路过时有一种像是死尸的臭味,总管与Steve谈话后也未果,一切都没有改变。


       玩家第一次见到Chad the Chipmunk的画板时,会有一块告示板说明Chad在何时会在何处表演,其上有手写体写了一首诗:



       此诗与女主Lorraine在罹患抑郁症后有着如出一辙的自嘲与颓废。


       随后公园里发生多起意外事故,包括:Lorraine的情人Donald在高空作业时意外身亡(推测是公园开业之前)、Norma Creed的目击报告(Chad the Chipmunk制作一个诡异的冰雕并受到嘲弄,于是Chad发疯似的将嘲弄他的那个孩子按在地上,用冰雕的刀刺他、将眼珠放在冰雕上)(此案件中Norma与丈夫以及“boys”们在一起,对boys的推测可能是夫妻俩拥有多于一位的儿子,但联系之前的Norma Creed代替Lorraine照顾Callum,可以推测boys中可能有一人是Callum,即Callum可能目击了这一事件……虽然我并没有发现这一点有什么意义:3)、Lawrence Creed的目击报告(运送碰碰车的卡车货带断裂,倾泻而下的碰碰车压碎一人。卡车司机称自己看见了某个黑影,但其他人都未看见,最终司机的尿检结果表明他吸毒。该报告末尾还说明此镇人民非常迷信,有些员工在此事件后拒绝工作,直到有神职人员前来做了法事。另外,Lawrence Creed即是另一目击报告的证人Norma Creed的丈夫,同样不知此点有何意义)、Cotton Candy后发现孩童碎尸(尚未破案,此案曾震惊了整座镇)。


       因此,政府派来检察员对整个游乐园进行评估,最终结果是公园不适合开下去,于是公园就此关闭。Winter写道:


My machines lie silent and dejected, but I am not beaten.


I have sent my wife and son back to Boston, and I have retreated here, to the House of Horrors.


I must think.


       可知最终Winter来到了鬼屋,即女主Lorraine最终前往的地方。在最底层玩家可以找到这样一张纸条:



       这不禁令人联想到之前Cotton Candy后发现的孩童碎尸。另外,此独白与之前所有的独白都是同一格式、同一字体(撕边白纸、右侧切割、手写体),所以无论写作者是否是Nathaniel Winter(姑且认为他是),至少这里的写作者与购买土地、建设游乐园的是同一个人。


【结局】


        在看见这张纸条、拿起一本最初乘船时看见的格林童话之后,女主Lorraine走向了书架后的隐藏门,并在其中找到了躺在平板上的儿子Callum。Lorraine冲进其中的镜头里,玩家可以看见藏在房间角落的Chad the Chipmunk。


       与此同时,Lorraine来到Callum身边,发现手中赫然多出了冰雕用的锥子,她颤抖着手举向Callum的头顶,在游乐园中一直出现的畸形人握着她的手。一开始我以为是畸形人强行让Lorraine杀死Callum,经弹幕提醒,我才发现这里其实是Lorraine想要杀死孩子,而畸形人是在阻止她。最终畸形人放弃并松开手,伴随着狰狞的表情,Lorraine下手刺了下去。


【疑点】


       1、Lorraine的抑郁症精神世界为什么会和Nathaniel Winter的游乐园联系在一起?她与游乐园的联系是在同一镇上,因此她知道游乐园内发生的一切事故并不奇怪,但为什么Nathaniel Winter建设游乐园的故事、Chad the Chipmunk的故事也会出现在她的精神世界里?依照故事中已有的角色,与Lorraine有关的男性角色只有父亲与Donald两位,但Donald已死,而贫穷的父亲绝非Nathaniel Winter。所以Lorraine和Nathaniel Winter究竟是什么关系?


       2、Chad the Chipmunk与Nathaniel Winter的关系。当玩家在游乐园里看到Cotton Candy碎尸案报告后,场景某处会出现一具孩童尸体。前去查看后,玩家后退时会发现无法移动,转身就会看到突然出现又消失的Chad the Chipmunk(顺便一提,这里被朋友称赞这个演出设计相当好:3)。Chad这个角色在整个剧情里非常神秘,首先这套制服里的人是一位名为Steve的员工,其次他的犯罪对象均是孩童。最后玩家找到Callum的时候,他明显是躺在最后撕碎的纸条所叙述的Nathaniel Winter的machines的板上,那么为什么Chad会出现在那里?


       3、畸形人。弹幕将此人称为巫婆,因为他的外表太像巫婆了,带着高帽全身黑衣,奇怪的手指等。他在游戏中操控了所有Lorraine乘坐的游乐设施,并与Lorraine在过山车上有过一段对话(L指Lorraine,G指畸形人):


L: What do you want?


G: We need to talk about Callum.


L: What do you mean? What have you done to him?


G: I? That's insulting. You and your boy are everything that this place doesn't want——the antithesis of what we stand for.


L: Where is Callum?


G: The poor child, he tried so hard to do what he was taught. He even left you a trail of breadcrumbs, but the park is so hungry.


L: Tell me where my son is.


G: The witch has him now, has both of you. No happy ending here, I'm afraid.


       据此我推测畸形人不是所谓的巫婆,更因为之后Lorraine的独白,其实整个故事中的巫婆与母亲是同一人,即她自己。那么,这个畸形人是谁?我怀疑是被machines作用后的Nathaniel Winter,然而无法证明也说不通剧情:3求指导。


       4、Lorraine害死Callum的方式。无论是开头还是结尾,都有一位不知是警官还是心理医生的男性角色出现对Lorraine说:"Don't blame yourself Lorraine, people lose things all the time. Take a deep breath and think about the last place you saw your son."(开头处为了配合精神世界,最后一句是“the last place you saw your son's teddy bear”,还被C菌吐槽丢个熊至于么233)


       我认为假设Lorraine是如精神世界结尾那样亲手用冰雕锥子刺死Callum,对方不会这么问。这种问法更多的像是:


(1)Callum失踪了,警官安慰Lorraine并询问她最后看见Callum的地方。此种情况可能是Lorraine自己将Callum遗弃在了游乐园里,是她主动去害儿子(就像童话中的那样,她既是母亲又是巫婆)。


(2)Callum死了,警官安慰Lorraine并询问她最后看见Callum的地方,为了调查Callum的死亡过程。Callum可能是死在了Chad the Chipmunk手中,也有可能是Nathaniel Winter的machines里,那么Lorraine的一切只是在为自己没有保护好Callum而自责。


(3)在Lorraine主动将Callum遗弃后,Callum死在了游乐园中。请结合以上两条推测来考虑这一条。


【结尾】


       写到这里我本人已经头晕眼花了……所以可能分析得非常凌乱。此篇一是自己整理,二是抛砖引玉,欢迎更多观点的交流。通宵一晚上还不懂这游戏,我实在是不甘心……

爵迹 幽冥

落音:

性转注意!

兵长的形象被毁光了!

总之注意避雷【。


【Harry Potter】【LV/DM HP/DM】Hidden Love(一发完结)

FIFTEEN:

N年前的文  随缘溺爱小龙都有发...现在搬过来(。


看过的GN请不要介意(。






【DON'T YOU UNDERSHAND? I HAVE TO DO THIS! I HAVE TO KILL YOU ! OR HE'S GONNA KILL ME.】

  Draco望着镜子里的自己,没来由有点讨厌。

  人还是从前那个人,五官亦还是从前的那副五官。铂金色的头发也一如从前———它们被一丝不苟地梳好,随时随地都彰显了不可亵渎的Malfoy家族的尊严。

  他想起那个夜晚的天文塔,伟大的Dumbledo最终倒下了。并不是由他发起的最后一击,但他的确,的的确确地用他那根独一无二的魔杖——由Narcissa亲自挑选,用山楂木,独角兽毛,制成的十英寸长,高贵精巧华美的Malfoy家族继承人应该拥有魔杖指着Dumbledo。不过最终他还是无法下手,那个时刻,他在心中诅咒Dark load,那个食死徒们认为至高无上的男人,他选择了他交给他这样的任务,来报复他父亲的失败。
   
  Draco绝望地对着Dumbledo吼叫:我必须杀死你,否则他会杀掉我。

  vordmort一个具有掠夺性的男人。他所给予的一切同样具有掠夺性。

  Draco全身颤抖,这个时候Snape恰好赶来。他举起手中的魔杖,神色淡然从容地或者甚至可以说有点轻蔑地一挥,即宣告了这个时代最伟大e巫师的死亡。vordmort交给Draco的第一个任务就这样被完成。

  Snape转过身来看向Draco,他忽然觉得他被一片巨大的阴影笼罩。Snape没有笑,苍白的脸上是与平日如出一辙的神情,双手交叠在腹前,如每一个Slytherin那样,居高临下地望着Draco。而周围是其他食死徒“嘶嘶”的沙哑的令Draco厌恶的交谈声。他听见他们说,这是被Dark lord看中的男人。Draco握拳,一种想要奔驰在无边无际的原野上的冲动诱惑着他。他深深地吸了三口气,暗暗对自己说:Malfoy,放轻松。

  而事实即是,直到现在Draco也并不明白Dark lord选择他的实际原因。他知道这不止是为了报复自己那失败的父亲。也许是因为这张脸,他想到,而后讥讽地笑了,镜中的Malfoy也笑了。

  Draco仔细地端详这张脸,灰蓝色深邃而迷人的眼睛,铂金色柔顺的发,好看到令人叹息的五官。他狠狠地盯着镜子,这面普通未施魔法的镜子中的人也狠狠地盯着他。不过Draco随即挫败的发现,即使狠绝冷酷,也只是为Malfoy的气质里再多加上辛辣性感这一条。他向镜子吹了个口哨,“嘿,金发美人?”他自嘲地调笑道。

  外貌是他始终都自傲的,迷人的Malfoy可以轻易让任何人爱上他。不过也会有例外。例如被无数女孩爱慕的活下来男孩,及被无数人憎恶恐惧的Dark lord。很不凑巧的是,这两个男人与Draco的关系总有那么点纠缠不清。

  对于自己暗恋一个Potter,Malfoy心知肚明。Potter对他有一种无可抵御的致命吸引力,否则他不会在他们第一次见面时就极为友好(就Draco自身认为)地向他搭话。特快列车上,他不介意Potter是否和一个Weasley有过接触就向他伸出手。Merlin!这是多么大的恩赐,Malfoy从来不向无关紧要的人妥协。

  是活下来男孩又怎么样,Draco的手是伸给Harry potter的,而不是其他任何人。只可惜Mr.potter并不领情,他情愿与Gryffindor的蠢狮子和低下的泥巴种为伍,Draco漠然地想。在刚开始的一两年,他想起这一点会愤怒,甚至会有点委屈,但时间终于麻木了这些所有。每当potter从头到尾打击损伤Malfoy的尊严与傲慢时,他开始享受这一切,他挑衅,他成功地使potter憎恨他,并注视他。他与potter成为了彼此眼中的一粒沙,无可抹除。

  他曾设想过,如果这战争没有爆发,他没有被Dark load标记,也许他会和potter一起在霍格沃兹待满7年,他们争吵,也许会干上一架。然后他们毕业,potter会和Weasley家的女鼬鼠结婚,举行一个盛大的婚礼,一起生上一堆狮子和鼬鼠结合的不知名的东西。而他会和Pansy结婚,举行一个全巫师界瞩目的,符合Malfoy高贵气质的婚礼。Pansy会对他很好,他会有一个继承人,很多年后的火车站台也许还能遇到送孩子上学的potter。

  从每个方面来说,这都是完美的一生。只是可惜,先决条件已经更改,毕竟战争爆发,到了现在的地步,所有不切实际的幻想都应被彻底剔除。他应该做一个彻底的忠诚的食死徒,比任何其他食死徒更忠诚,就如他的父亲一样,对vordmort屈膝俯身。

  vordmort给了Draco不少东西,财富,权利,不明不白的地位。他给予他每一样东西,都会拿走另一样作为交换,毕竟他是一个具有掠夺性的男人。他长期渴求的是Draco身体,而其次则是Draco的爱情。

  Draco记得vordmort对他说过,爱情令人忠诚。

  他可以随时钻入Draco的思想,在他的记忆与思想中穿梭,去窥探他想要知道的任何事。Draco向来惧怕他的能力,每次他躺在床上,躺在vordmort的怀里时,他的眼镜只敢望着他,除了眼前人之外的任何事都不敢充斥他的大脑。

  Dark lord就是黑暗,无处不在。



  vordmort斜斜地倚在床沿,怀中抱着一只雪貂,他干枯的手指缓慢地滑过雪貂的皮毛,唇边的笑意是森冷而阴沉的。

  “Draco,Draco...”他闭上眼睛以一种奇异的声调呼唤他的Malfoy,他的小男孩,他知道Draco能够听到,并且他已感受到他因恐惧而急促的脚步。

  “噢,Draco,My boy” 房门被很轻柔地打开,Malfoy垂着头,很恭敬地立在门口,一切都很完美,除却他的手还有些颤抖。“现在,来我身边。”vordmort眯起眼睛看Draco一步一步地向他走来,Malfoy走得很缓慢,不过依旧优雅。魔王的嘴唇无声动着——Malfoy的衣物正一件一件飞离,当他来到床边时,vordmort伸出一只手抓住他的,随即他被带进了他的领地。

   天鹅绒大床,Malfoy匍匐在光滑的羽被上,他的头搁在vordmort的膝上,男人的手缓缓滑过他的腰际,阴凉的触感,隔着轻薄的衬衫——事实上,此时Malfoy的上半身仅有这样一件薄薄的衬衫。而vordmort的手正如一条蛇它钳在Malfoy的腰上,而后,他的另一只手穿过Malfoy铂金色的头发,来到他的下颚。

   Draco的下颚是洁白而光滑的,或者说是苍白。Dark lord温柔地托起它,俯下身去,和Draco交换了一个吻。

   一个缠绵的吻,他们吻了很久。

   Draco闭着的眼睛缓慢睁开的时候,他眼前的男人有一双血红的眼瞳,黑发,如希腊大理石像一般坚毅的面部轮廓,以及挺拔的鼻梁。vordmort在好心情时会变回从前Tom Riddle的模样。

   “My boy”Tom与Malfoy抽开一点距离,他放过他的嘴唇,微微侧过头,舔舐着Draco洁白的耳垂,在他耳边发出“嘶嘶”的声音。“一个甜蜜可爱的消息,Harry Potter被魔法部逮捕了。”魔王漫不经心地说。

   “这真是个好消息,不是么?”

   “Sure.But do you know the reason?”魔王吻着Malfoy纤细的脖颈,耳边是Draco断断续续低声的呻吟。他满意地看着白皙皮肤上一路延展的鲜红的痕迹。“Potter见到了你的尸体,他以为你死了。很不幸的是,魔法部导致了这一切。”他突然松开他,微笑着看他灰蓝色眼中的挣扎与惊异。“他闯进魔法部,拿着他的魔杖,噢,活下来男孩终于开始反抗。他正义的朋友们无法阻止他,只好眼睁睁看着他被魔法部拘禁。Mr.Potter正处于严密监管下。我们有理由相信,azkaban也许会在不久的将来暂时迎来一位尊贵的客人。

    Malfoy震惊了,尽管他知道他不该有任何表现,可令人沮丧的是,他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Potter为他的死而疯狂,这对Malfoy来说是一种苦涩的甜蜜。“Do you love it my Draco?我伪造了你的死亡。”

    Tom的嘴角挂着令人痛恨的笑,他有意忽视Malfoy忽然僵硬的躯体,他慢条斯理地除下松垮挂在Draco手肘处的最后一件衣物,灵活的舌缠上Malfoy线条优美的锁骨。

   “那么现在,让我们来做点有趣的事。”


                                                                          【FI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