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tana

【Harry Potter】【LV/DM HP/DM】Hidden Love(一发完结)

FIFTEEN:

N年前的文  随缘溺爱小龙都有发...现在搬过来(。


看过的GN请不要介意(。






【DON'T YOU UNDERSHAND? I HAVE TO DO THIS! I HAVE TO KILL YOU ! OR HE'S GONNA KILL ME.】

  Draco望着镜子里的自己,没来由有点讨厌。

  人还是从前那个人,五官亦还是从前的那副五官。铂金色的头发也一如从前———它们被一丝不苟地梳好,随时随地都彰显了不可亵渎的Malfoy家族的尊严。

  他想起那个夜晚的天文塔,伟大的Dumbledo最终倒下了。并不是由他发起的最后一击,但他的确,的的确确地用他那根独一无二的魔杖——由Narcissa亲自挑选,用山楂木,独角兽毛,制成的十英寸长,高贵精巧华美的Malfoy家族继承人应该拥有魔杖指着Dumbledo。不过最终他还是无法下手,那个时刻,他在心中诅咒Dark load,那个食死徒们认为至高无上的男人,他选择了他交给他这样的任务,来报复他父亲的失败。
   
  Draco绝望地对着Dumbledo吼叫:我必须杀死你,否则他会杀掉我。

  vordmort一个具有掠夺性的男人。他所给予的一切同样具有掠夺性。

  Draco全身颤抖,这个时候Snape恰好赶来。他举起手中的魔杖,神色淡然从容地或者甚至可以说有点轻蔑地一挥,即宣告了这个时代最伟大e巫师的死亡。vordmort交给Draco的第一个任务就这样被完成。

  Snape转过身来看向Draco,他忽然觉得他被一片巨大的阴影笼罩。Snape没有笑,苍白的脸上是与平日如出一辙的神情,双手交叠在腹前,如每一个Slytherin那样,居高临下地望着Draco。而周围是其他食死徒“嘶嘶”的沙哑的令Draco厌恶的交谈声。他听见他们说,这是被Dark lord看中的男人。Draco握拳,一种想要奔驰在无边无际的原野上的冲动诱惑着他。他深深地吸了三口气,暗暗对自己说:Malfoy,放轻松。

  而事实即是,直到现在Draco也并不明白Dark lord选择他的实际原因。他知道这不止是为了报复自己那失败的父亲。也许是因为这张脸,他想到,而后讥讽地笑了,镜中的Malfoy也笑了。

  Draco仔细地端详这张脸,灰蓝色深邃而迷人的眼睛,铂金色柔顺的发,好看到令人叹息的五官。他狠狠地盯着镜子,这面普通未施魔法的镜子中的人也狠狠地盯着他。不过Draco随即挫败的发现,即使狠绝冷酷,也只是为Malfoy的气质里再多加上辛辣性感这一条。他向镜子吹了个口哨,“嘿,金发美人?”他自嘲地调笑道。

  外貌是他始终都自傲的,迷人的Malfoy可以轻易让任何人爱上他。不过也会有例外。例如被无数女孩爱慕的活下来男孩,及被无数人憎恶恐惧的Dark lord。很不凑巧的是,这两个男人与Draco的关系总有那么点纠缠不清。

  对于自己暗恋一个Potter,Malfoy心知肚明。Potter对他有一种无可抵御的致命吸引力,否则他不会在他们第一次见面时就极为友好(就Draco自身认为)地向他搭话。特快列车上,他不介意Potter是否和一个Weasley有过接触就向他伸出手。Merlin!这是多么大的恩赐,Malfoy从来不向无关紧要的人妥协。

  是活下来男孩又怎么样,Draco的手是伸给Harry potter的,而不是其他任何人。只可惜Mr.potter并不领情,他情愿与Gryffindor的蠢狮子和低下的泥巴种为伍,Draco漠然地想。在刚开始的一两年,他想起这一点会愤怒,甚至会有点委屈,但时间终于麻木了这些所有。每当potter从头到尾打击损伤Malfoy的尊严与傲慢时,他开始享受这一切,他挑衅,他成功地使potter憎恨他,并注视他。他与potter成为了彼此眼中的一粒沙,无可抹除。

  他曾设想过,如果这战争没有爆发,他没有被Dark load标记,也许他会和potter一起在霍格沃兹待满7年,他们争吵,也许会干上一架。然后他们毕业,potter会和Weasley家的女鼬鼠结婚,举行一个盛大的婚礼,一起生上一堆狮子和鼬鼠结合的不知名的东西。而他会和Pansy结婚,举行一个全巫师界瞩目的,符合Malfoy高贵气质的婚礼。Pansy会对他很好,他会有一个继承人,很多年后的火车站台也许还能遇到送孩子上学的potter。

  从每个方面来说,这都是完美的一生。只是可惜,先决条件已经更改,毕竟战争爆发,到了现在的地步,所有不切实际的幻想都应被彻底剔除。他应该做一个彻底的忠诚的食死徒,比任何其他食死徒更忠诚,就如他的父亲一样,对vordmort屈膝俯身。

  vordmort给了Draco不少东西,财富,权利,不明不白的地位。他给予他每一样东西,都会拿走另一样作为交换,毕竟他是一个具有掠夺性的男人。他长期渴求的是Draco身体,而其次则是Draco的爱情。

  Draco记得vordmort对他说过,爱情令人忠诚。

  他可以随时钻入Draco的思想,在他的记忆与思想中穿梭,去窥探他想要知道的任何事。Draco向来惧怕他的能力,每次他躺在床上,躺在vordmort的怀里时,他的眼镜只敢望着他,除了眼前人之外的任何事都不敢充斥他的大脑。

  Dark lord就是黑暗,无处不在。



  vordmort斜斜地倚在床沿,怀中抱着一只雪貂,他干枯的手指缓慢地滑过雪貂的皮毛,唇边的笑意是森冷而阴沉的。

  “Draco,Draco...”他闭上眼睛以一种奇异的声调呼唤他的Malfoy,他的小男孩,他知道Draco能够听到,并且他已感受到他因恐惧而急促的脚步。

  “噢,Draco,My boy” 房门被很轻柔地打开,Malfoy垂着头,很恭敬地立在门口,一切都很完美,除却他的手还有些颤抖。“现在,来我身边。”vordmort眯起眼睛看Draco一步一步地向他走来,Malfoy走得很缓慢,不过依旧优雅。魔王的嘴唇无声动着——Malfoy的衣物正一件一件飞离,当他来到床边时,vordmort伸出一只手抓住他的,随即他被带进了他的领地。

   天鹅绒大床,Malfoy匍匐在光滑的羽被上,他的头搁在vordmort的膝上,男人的手缓缓滑过他的腰际,阴凉的触感,隔着轻薄的衬衫——事实上,此时Malfoy的上半身仅有这样一件薄薄的衬衫。而vordmort的手正如一条蛇它钳在Malfoy的腰上,而后,他的另一只手穿过Malfoy铂金色的头发,来到他的下颚。

   Draco的下颚是洁白而光滑的,或者说是苍白。Dark lord温柔地托起它,俯下身去,和Draco交换了一个吻。

   一个缠绵的吻,他们吻了很久。

   Draco闭着的眼睛缓慢睁开的时候,他眼前的男人有一双血红的眼瞳,黑发,如希腊大理石像一般坚毅的面部轮廓,以及挺拔的鼻梁。vordmort在好心情时会变回从前Tom Riddle的模样。

   “My boy”Tom与Malfoy抽开一点距离,他放过他的嘴唇,微微侧过头,舔舐着Draco洁白的耳垂,在他耳边发出“嘶嘶”的声音。“一个甜蜜可爱的消息,Harry Potter被魔法部逮捕了。”魔王漫不经心地说。

   “这真是个好消息,不是么?”

   “Sure.But do you know the reason?”魔王吻着Malfoy纤细的脖颈,耳边是Draco断断续续低声的呻吟。他满意地看着白皙皮肤上一路延展的鲜红的痕迹。“Potter见到了你的尸体,他以为你死了。很不幸的是,魔法部导致了这一切。”他突然松开他,微笑着看他灰蓝色眼中的挣扎与惊异。“他闯进魔法部,拿着他的魔杖,噢,活下来男孩终于开始反抗。他正义的朋友们无法阻止他,只好眼睁睁看着他被魔法部拘禁。Mr.Potter正处于严密监管下。我们有理由相信,azkaban也许会在不久的将来暂时迎来一位尊贵的客人。

    Malfoy震惊了,尽管他知道他不该有任何表现,可令人沮丧的是,他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Potter为他的死而疯狂,这对Malfoy来说是一种苦涩的甜蜜。“Do you love it my Draco?我伪造了你的死亡。”

    Tom的嘴角挂着令人痛恨的笑,他有意忽视Malfoy忽然僵硬的躯体,他慢条斯理地除下松垮挂在Draco手肘处的最后一件衣物,灵活的舌缠上Malfoy线条优美的锁骨。

   “那么现在,让我们来做点有趣的事。”


                                                                          【FIN 】

评论

热度(84)

  1. atallcoldfairyFIFTEEN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科科